首页
走入企业 
新闻动态 
名医讲堂 
防伪查询
联系我们
客户服务
招商加盟
品牌资讯 健康科普
谷医堂谷方益元健康:你真的认识“裸体”吗?
来源:谷方益元    时间:2023-11-07    点击数:476

        随着天气越来越冷,咱们日常生活中的精神文化活动也逐渐回到室内,也就到了最适合看展的季节。据路透社10月29日报道,西班牙巴塞罗那加泰罗尼亚考古博物馆28日就举办了这样一场特别的活动,他们与加泰罗尼亚“自然主义”俱乐部合作举办了这场时长90分钟的“裸体游博物馆”活动,让参观者现场感受裸体的魅力。游客们参观博物馆中珍藏的里亚切文化青铜器图片展,其中包括两尊公元前5世纪的大型青铜雕像的照片。这些希腊裸体战士雕像1972 年被发现,如今游客可以在参观期间脱去衣物,与几千年前的雕像“坦诚相见”。

        当然,即使在21世纪的今天,大部分人谈起“裸体”的时候,还是会脸红,会不好意思,可心里仍然充满了欲望和好奇。事实上,在人类艺术史上,没有任何一种艺术形式能够像“裸体艺术”那样,与我们息息相关,裸体艺术的发展史就是“人类认识自我”的历史,而我们对健康裸体的认识史,也堪称一部美的发现史。接下来,让我们与谷医先生,一起了解关于“裸体”的美。

1、对健康裸体的崇拜展现在雕塑艺术上

        我们并不清楚人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才穿上衣服的,但这个时间应该不短。10万年前,当智人开始走出非洲的时候,地球的冰期还未结束,如果他们不穿衣服,肯定会被冻死。史前文明的衣服多由兽皮制成,无法留存至今,但骨针可以。在斯洛文尼亚发现了距今4.7万年的骨针,也就是说,至少在那个时候,衣服就已经出现了。

        古希腊人以身体的美为荣,在希腊神话中,神以人的样子存在,因为人的身体是如此完美。古希腊人对健康裸体的崇拜,在了他们雕塑艺术上得到了最为充分的展现。公元前800年至公元前500年是古希腊雕塑的古风时期,那时候的希腊人雕塑是埃及风格的,但他们把埃及雕塑身上仅有的那点衣服给去掉了。

        艺术上的繁荣与思想上的活跃不无关系。古典时代智者学派的代表人物普罗泰戈拉就曾喊出“人是万物的尺度”,古希腊人将裸体视为完美之物,可以说就是这个命题的延伸。公元前330年,亚历山大大帝征服了波斯,希腊化时期开始了。古希腊人的裸体艺术的创造力虽然在希腊化时期慢慢衰退,但他们的雕塑依然大方、美丽地裸着。

2、为何我们不再裸体?

        在裸体盛行的古典时代之前,以“裸体为羞耻”的观念就已经出现了。希罗多德是公元前5世纪的人,他经历了古典时代的开端和发展,他笔下的王后形象,就如同《伊利亚特》中的海伦一样,她们用自己的故事告诉世人:不加控制的情欲会带来灾难,而裸体就是触发情欲的原因之一。

        《孟子·告子上》中说,“食色性也。”裸体不免会引发情欲,在史前社会这或许不算“问题”,但随着时代的发展与变化,随时随地地发情肯定是要出事儿的。为了避免一些悲剧的重演,在文明萌芽时,“深 (nei) 受 (xin) 其 (an) 害 (shuang)”的祖先们为了避免后人重蹈覆辙,定下“要穿衣服”这样的规矩。

        不过,祖先们这个朴实美好的小要求,最终演化成了道德的大树。裸体,最初的矛头还指向犯罪者,也就是那些因此而发情的人,最后却成为了受害者自己的羞耻一一人们开始以裸体为耻。衣服,也从最开始的“穿上就行”,逐渐发展出了礼制中的繁复冗节。

        在西方天主教的传统中,裸体更是被《圣经》定义为羞耻的,为了让大家能够接受这个观点它用神的行为来证明自己的逻辑。肉体只是灵魂的暂住所,它是土做的,与精神相比是丑陋的,所以人们轻视肉体。而且,亚当和夏娃在犯下原罪后所接受的惩罚,也是通过让肉体受苦而实现的:女人“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男人“必终身劳苦”。在这样的知识框架下,人们怎么可能像古希腊人那样崇尚裸体之美呢?

3、裸体的复兴

        除了耶稣的圣象外,中世纪的裸体形象以干瘪、僵直的畸形人为主,以表达人类在伊甸园偷吃禁果的原罪。于是,表现裸体之美的任务落在了艺术家的头上。可是,在那个保守的年代,艺术家能去哪里看到裸体呢?

        乔安妮·伯恩斯坦在分析比较了大量文艺复兴时期的女性人体画后认为,在15世纪90年代之前的女性人体画,基本上是以古代雕塑或其它艺术作品为范本,之后女性裸体模特才被慢慢引入。但是,雕塑能展现的裸体形象和素材毕竟还是有限的,面对越来越多的主题需求,艺术家们对裸体模特的呼声愈发强烈。

        文艺复兴时的女性裸体模特是一个复合型职业,她们多出身于贫民阶层,工作时往往身兼仆人、情人、模特三重角色。16世纪的雕塑家切里尼就在他的《自传》中提到“我把她当模特用,也在床上享用她,以满足我年轻的欲望。”至于男性裸体模特,经常是画家的助手或学生来担任,这很好理解,因为学生当模特不花钱。据说雕塑家委罗基奥在创作代表作《大卫》时用的模特,就是他的学生达·芬奇。

        为了能够更生动、真实地表现裸体,艺术家们还通过解剖尸体来了解人体,他们在解剖学上的造诣,甚至超过了当时的医生。达·芬奇对人体解剖学的研究持续了四十余年,他认为,人体解剖是了解人体结构和人体动态的钥匙,这一观点在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圈中似乎是一种共识。以至于人体解剖,是当时艺术学习的必修课。

        虽然文艺复兴及之后的人无意裸体,但那时的服装,尤其是女性的服装却越来越裸露化。10世纪时,女性的服装宽大、肥长,头发也被蒙在披巾里,身外还裹着斗篷,活脱脱一个女法师形象。慢慢地,她们的衣服逐渐收紧,让身体曲线更为突出,袖子也变成了短袖甚至无袖,我们在电影中常见的那种领口开得很大、露出上半个胸部的袒领衫,在14世纪就成为了流行款。

        鲁迅说中国人“看到白臂膀就想到全裸体”,其实欧洲人也一样。宗教改革家胡斯就曾在他的书中写到:“她的胸乳没有裸露在外的那部分被人为地大肆渲染,高高隆起,像是胸前长了两只角。”所以说人性,都是相通的。

        文艺复兴的裸体艺术为人类的思想带来了解放,但女性还是被束缚在男性审美牢笼中的囚徒,她们即便没有裸体,却胜似裸体。低垂的袒领衫、紧绷的束腰带,就如同南宋后女人的裹小脚一样,成为了男权社会的缩影。

4、裸体与裸像的美

        当我们走进博物馆,走进画廊,看到那些令人赏心悦目的裸体艺术时,你绝对猜不到,他们其实是在“欺骗”你的眼睛。虽然我们称这些作品为裸体艺术,但其实它们都是裸像 (The Nude),而非裸体。裸像所描绘的不是真实的人,它没有人的皱纹,眼袋,也没有因岁月而松弛的肌肉和下垂的乳房,只剩下了健壮的肌肉和丰腴的肉体。

        裸像的美,可能是拼凑的成果。古罗马人普林尼提到过一个传说:古希腊画家宙克西斯为了获得完美的赫拉形象,就让当地的少女们裸体列队,然后选出五位,取她们各自身体上最大的优点来完成画像。裸像是理想中的美,它甚至可以符合数学规律而无需遵从现实。后人在研究“维特鲁威人”时发出感慨:“从严格的几何形式来看,大猩猩或许比人类更符合这样的美学标准。”没错,古人所做的事情,和我们现在的P图没什么区别。

        直到近代,裸体艺术才开始突出“丑”,比如马蒂斯、毕加索笔下的裸体就很丑。这些画家很可能是发现了人身体原本的不完美,并接受了这个事实,他们通过艺术的手法将这个道理展示了出来。随后,人们也开始慢慢接受起自己身体的“丑”。在西方,有了天体(裸体)海滩、裸体骑行活动,甚至还有人在桑拿后到大街上裸奔。

        在中国,人们在近几十年中也迅速完成了从接受裸体艺术到接受不完美身体的转变。1988年年底,油画人体艺术大展在中国美术馆举办,这是新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举办裸体艺术相关的展览。开展那天,门外购票观众冒着凛冽的寒风排起长龙,为了满足观众看展的迫切心情,美术馆还特意加开了夜场,18天的展期,保守估计有22万人参观了展览。至此,逐步开放的中国,欣然接受了裸体的艺术。

        从古希腊人对健康裸体的崇拜,到人们在文艺复兴时重新发现了身体的美,进而将思想彻底从宗教的禁调中解放出来。无论是阿波罗,还是维纳斯,不管是痛苦,还是狂喜,今天,人们又认识到了身体的不完美,在接受不完美的社会,不同的人、不同的个性会得到更多地尊重。

顶部